他山之石

正职领导的修为

点击量:298     时间:2017/9/27 15:42:58

作者:静观

  忙碌之余随手翻阅王维的《山居秋暝》,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想来是诗人于诗情画意之中寄托着高洁的情怀和对理想境界的追求。我曾经登过终南山、去过黄帝陵,诗人世外桃源的苍松、汉武大帝手植的翠柏历历在目。这些历史遗存和天地造化见证了人间世事、印下了岁月沧桑;他们忍受住天打雷劈的摧折,经得住三九严寒的磨砺,甚至还要经受住樵夫渔民的砍斫和斥鹌昆鸡的啮啄,老树依然参天耸立,自我修复与完善。王维在唐朝能够坦诚、执着、认知世界,看清人伦,他能够远离贪婪、狭隘、偏激的心理,没有献媚、取悦、口吐莲花的伪装,永葆宽厚、容忍、温良的善性,确实不易。自古及今,生活中的诱惑实在太多,权利、物质的欲望永无止境,繁杂时常缠绕,能否去繁就简,削苛务实,始终保持真诚对人,忠诚事业,才是人生永恒的精神财富。

  我们现代人又何尝不是这样?在重要的领导岗位尤其是正职领导,一定要有宽厚博大胸怀,虚怀若谷,识人之才,容人之错,激人奋进。我始终认为,一个人如果不能宽容别人,也不可能期待他人的宽容。能不能有宽阔的胸襟是一个人修为的表现,能不能不断识人用人,推荐真正的人才,而不是因自身好恶,听人蛊惑甚或是狭私蝇营,那就是磊落的,对事业是有帮助的,表现出对党和事业的忠诚。是“明月松间照”照出的那份娴静淡泊和无我心胸。

  正职领导要能够宽容。踏上正职岗位的许多人一开始应该说是进取的,勉力的,但是,时间长了有没有这个度量接受来自上级的提醒、同级的批评、下级的陈情,却各不相同,这个其实都是个人修养表现出的差异,更是能否做好正职领导的主要标志,历来我们党管干部也非常看重这个方面,也是对好干部评判的基本条件。正职领导决不能与自己有不同意见就排斥对方,决不能到新岗位就否定过去,决不能到新环境就摒弃“老人”,决不能把自己的同志划分成两类,一类同我,一类异己,否则将会失误于事业,贻误于同志,耽误于自身,还有可能“废职亡家”。我一贯认为同志之间周而不比,小人热衷比而不周;同志之间互相提醒,小人喜欢互相提防;同志之间促膝谈心,小人爱好弹冠相庆。前者虽然活在纷繁复杂的当下,因为良好的处世、处人,却能够活出另一番景致,悟出别样情怀,后者就麻烦了,整天烦扰困顿,见上说落,见人埋怨,见下无常,怎么能营造一个良好的创业氛围,活出一个清新自在。清泉之清在于心里的平和,处世的宁静,不静何以制动?圆规为何可以画圆是因为脚在走,心不变;你为什么不能圆梦是因为心不定,脚没动。

  正职领导要能够识人。有一个重要方面是既不能被伪装者蒙蔽,更不能错失好人。我想到了文物鉴赏家马未都先生有一段精彩论述:文物鉴定容易出现两种错误。一种是把假物看成真物,另一种是把真物看成假物。把假物看成真物不怎么丢人,技术进步日新月异,作伪者手法天天翻新,鉴定偶尔一错,尚可原谅;把真物看成假物则是丢人的事,不幸的是,今天丢人者大有人在。识人,更容易出现两种错误,一种是把那种夸夸其谈,表里不一,搬弄是非的所谓“才人”看成人才,另一种是把好端端的人才看成坏人。后一种人是一些老实做事不会表达的同志不和有些人心意,而被污名化,自己又不善与上级沟通,得不到认同。我们的领导同志如果偶尔把“才人”看成人才,并没有什么丢人的,因为骗子的招术越来越高明,一时走眼,并不可耻;最可耻是因为被人欺骗过或怕被人欺骗,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,于是总用一种“坏”的心眼来看世界的一切,这种常有的斗争哲学对待自己的同志,对待广大干部是要不得的,是害人害己的。但愿我们能够真正读懂古人诗中的意境,以人和而共望政通,以物芳而共望志洁来提高自身修养,营造城投良好的创业环境,共筑生态乐居的美好新苏城。

;